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杰园】慌得一批

*是 @明没零 大大漫画的血书梗!文笔辣鸡请大大别介意qwq
*已授权!
*视角混乱请注意。
*杰园向,带有轻微裘盲,不适者勿入。
————————————————

一局游戏结束,裘克满头大汗倒在沙发上。

“上局战况如何?”

“不怎么样,大心脏,让盲女跑了。”

“恐怕是没有大心脏,盲女也能“跑”吧?”杰克笑了笑。

裘克摘下帽子,看了他一眼:“那又怎么样,我可不比你冷血。”

裘克回想起理发师不留情面将牛仔丁击倒在地的场面。

“冷血?何以见得?”

“别打马虎眼,到时候人跑了你哭都没地方哭。”

广播传来通知:“下局监管者:理发师。”

杰克站起身,脸上的笑容十分自信:“不会有那一天的。走了。”

身后的裘克看着他,感到十分无语。

这人知道自己身上插满了flag嘛????




这天,牛仔丁又死死缠在理发师身上不肯下来,杰克无奈地抱着她:“你不怕我吗?”

伍兹搂着他脖子的手又紧了紧:“有谁会怕自己喜欢的人?”

杰克撇撇嘴,不再去管她。

系统发来通知:“理发师先生,有您的信件。”

“这什么?”杰克拿起那封信,打开,“ ‘一人血书求牛仔丁离开理发师,我要看他哭都没地方哭。’ ???那发我这干嘛?不是应该给你吗?寄错了?”

“这是好人呐!”杰克邪笑着。

“情敌!一定是我的情敌!你不许信她!”伍兹鼓着脸,大吵大闹,“我是不会离开你的!么么~”

“走开!刘海油都蹭我脸上了!”



杰克觉得最近有点不对劲,不,是很不对劲。

以前一天至少要来找他三次的牛仔丁,最近竟然三天都没来一次???

因为那封信吗?

等等!

卧槽,他为什么要在意牛仔丁来不来找他??!不来不是更好吗??

想着想着,杰克发现自己竟然就走到了求生者宿舍。

透过窗户,能看到园丁和慈善家有说有笑。

“呵。”

果然,喜欢的人什么的,都是骗人的,怎么可能会有人喜欢他啊?

于是,杰克要走了最近所有比赛监管者的位置。

竟然也没有一次匹配到牛仔丁。

呵,躲着他?

行,你也总不可能每次都不出来。




裘克现在很慌,慌得一批。

自从上次信件发现寄错人,他就开始慌了。

不过还好,牛仔丁也看到了那封信。

但已牛仔丁的性格,不可能会就这么离开杰克的……emmm……真麻烦。

于是,他找到了艾玛·伍兹。

“那个……伍兹小姐…………”

“啊?怎么了吗?”伍兹回头,看到是裘克,感到奇怪。

“那个……你还记得上次在杰克那里看到的信嘛?……”

“奥,就是那个血书让我离开他的……有什么事吗?”

“那个其实是我写的,我来找你,是想让你帮我个忙……”

伍兹歪头想了想,然后一脸震惊,猛的往后退了几步:“裘克先生,你……你不会…………”

裘克看到她这个反应就知道她想到了什么,最近庄园盛产腐女,代表者就是艾米丽,伍兹和艾米丽关系这么好,难保不会听到些什么。

据说腐女是一直非常可怕的生物,比如,庄园新来的监管者黑白无常就被拉成了cp。

哦,他们两个好像还真的有一腿……

“我不是!我没有!”

“那……?”

裘克叹了口气,弱弱的和她说了那天的事情。

伍兹突然陷入沉默。

良久,她抬起头:“如果他以后真的不理我了怎么办?”

裘克一愣,对啊,如果真是这样怎么办。

“咳咳,不可能不可能,唔…怎么说呢…这是在……检验你们俩的真爱!对!检验真爱!如果他也喜欢你,他会找回你的!”

“…………”

“那我……该怎么做……?”

裘克凑过来,和伍兹一同打起了小算盘。





伍兹现在很慌,慌得一批。

自从和裘克商量好了以后,她都一直避着杰克,只要是他当监管者,艾玛就装病。

鬼知道杰克竟然把这几天都监管者位置全换了!搞得她天天装病!里奥都担心几次了!

她照着裘克说的,和别人看起来很亲近,疏远杰克。

有一次还故意被杰克看到了。

可是杰克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接走了。

走了?!!!

难道他们俩真是塑料情??

啊啊啊啊!卧槽!!

于是,伍兹在里奥一个星期用心的 “治疗照看” 之下, “病” 终于好了。

“病” 好的第一件事,就是被系统抓去匹配。

啊啊啊啊!系统我【哔——】

伍兹的内心是绝望的。

因为,

好巧不巧,她特么第一局就匹配上了杰克。

啊啊啊啊,怎么办怎么办,慌得一批……

“如果不幸,你还是遇上了杰克,你就装作不认识他一样。如果更不幸,被他追问或者怎么样,你就要发挥你的超常演技了伍兹小姐。”

伍兹回想起裘克说的话,深吸一口气。

遇上就遇上吧!劳资艾玛·伍兹怕过谁?!


三个人升天,只剩伍兹一人。

当拆完椅子回头的那一瞬间,杰克刚好传送过来。

两人尴尬对视0.5秒。

杰克看着有些日子没见到的牛仔丁,有点晃神。

等反应过来,伍兹已经跑得老远了。

“你跑什么?!”

两人此时身在雾区,杰克赌气似的一挥手,雾刃打中了正在翻板子,准备逃向板子后面地窖的伍兹。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

杰克看着倒地的伍兹,心情十分复杂。

伍兹戏精属性突然被激发,她在地上喘着气:“这话不是应该我问你吗?”

“你就这么讨厌我吗?开膛手 杰克先生?”

伍兹从来没有用这种不冷不热的语气唤过他。

“我所有的热情,所有的喜欢,你把它当什么?只是我一昧地去找你,但你从来没有给过我准确的答复。”

“哦……不对啊……是给过的………”

伍兹微微一笑,笑容中带着无奈和自嘲。

“那封信,你看到以后,很开心。”

“我……”杰克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杰克先生,喜欢你,真的好累啊……”

“我已经,不想再去喜欢你了…………”

伍兹一直在说话,没有自愈,重伤被送回庄园。



据说那天晚上,杰克一个人坐在阳台喝了很多酒。

以至于闹一热,来到了求生者宿舍。

“啊……杰克先生,早啊。”

伍兹正在给院子里的花浇水,见杰克来了也只是抬了一下头,作了个礼貌性的微笑。

认识这么久以来,伍兹何时对他这么冷淡过?

“杰克先生是来找人的吗?”

“啊?嗯……来找你的………”

“有什么事吗?”伍兹歪歪头。

但是杰克却沉默了。

两人一直对视着,谁也没有说话。

许久,伍兹打破了这令人窒息的沉寂:“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腿还没能迈开,就被人从身后抱住。

“对不起……”

“你别走……我错了……”

“我没有不喜欢你……从来没有……”

他曾以为,牛仔丁喜欢他,无论他对她怎么样,她都会一直跟在他身后,粘着他,俏皮的扑向他然后甜甜的喊他“杰克”。

他是个冷血的人,不懂什么七情六欲。

却是发现,他喜欢伍兹,很喜欢很喜欢。






于是,伍兹如愿以偿的知道了杰克的心意。

于是,裘克如愿以偿的看到了杰克“哭都没地方哭”的场景。

于是,这两个皮断腿的整整被知道真相后的杰克追了一个星期。

评论(12)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