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薛晓沙雕文】邪魅皇后俊俏帝(上)

*皇后洋x皇帝星!是 @零。。。天 大大的点梗!
*自己都不知道这是什么沙雕文,什么沙雕名字
*咳咳,历史没学好,什么选妃立后的看看就得了,不要计较这些细节🌚
*瑶妹穿黑衣服是因为不能穿金的
*排板可能有点挤,凑合看吧
————————————————————

“皇上,宫里最新招来一批秀女,不知陛下有何打算?”

“皇上,恕老臣直言,您也二十有余了,后宫那些嫔妃们您不动,若是不感兴趣,那便重新选妃吧。”

晓星尘揉了揉额角,将手一挥,打发了众臣:“也罢,
那明日朕便择妃,朕有些乏了,先下朝吧。”

他是真的不想选妃,最早的那批妃子都是在众臣各种以命相逼收入宫中的。

他认为,自己做个明事理的君王,让国家的百姓吃饱穿暖,有地方住就行了,至于子嗣这方面,他真的不是很在意。

只要能治理好国家,是不是自己的子孙又有什么关系呢?若是别人比他做得更好,哪怕叫他让出皇位他都是愿意的。





“皇上,您看看可有满意的?”

晓星尘昏昏欲睡,他对这些庸脂俗粉根本提不起什么兴趣。

“就这些了吗?”

“是啊皇上,恕奴才多嘴,您这后宫虽然不空,但您从不踏入后宫一步,所有入宫的主子们都是嫔,没有妃也就算了,但这连个皇后都没有,各位大人不仅担心您的子嗣问题,也担心这六宫无主,将来惹了什么乱子就不好了。”

晓星尘摸着下巴思索了一会:“意思是说,朕立后了,那些大臣们也就不会继续催朕了吧?”

“额……?……啊???”

“小叶子,摆驾吧,这没有朕看上的,送出宫去。朕去看看之前纳入宫的嫔妃。”



看着面前站着的红的,绿的,蓝的,白的…………五颜六色的一排女人,晓星尘的内心毫无波澜。

千篇一律,毫无新意。

“人都到齐了?”

小叶子数了数:“不对啊。皇上,少了一个。”

“哦?差谁?”

“奴才看看……”小叶子翻了翻手中的名单,往面前的一排彩虹一个一个对过去,“少了箐嫔。没人通知她要来吗?”

“罢了罢了,不来就不来吧。”反正他这次随便选个看的顺眼的立后就行,多一个少一个都无所谓。

“哎呀,这儿挺热闹的吖?”

一个甜甜的声音传来,惹得众人全向那边看去。

之间一名身着黑衣的女子不紧不慢的走来。

她的身边并未像其他人一般跟着丫鬟,也毫无架子。

“咦?原来是皇上来了啊。”那人虽是嘴上这么说,但见到皇上也无半分吃惊,反倒笑了笑,露出一对虎牙,好不俏皮,“嫔妾给皇上请安。”

“你便是……箐嫔?”

“正是嫔妾。”

晓星尘不动声色的打量面前的人。

她虽身着黑衣,却无黑色的死气沉沉,反而将黑穿出了活泼可爱的感觉。她的双眼明亮,眼底还留着并未消散的笑意。最惹人喜爱的还是那对虎牙,给整个人平添了一丝灵气。

晓星尘看得很顺眼。

“小叶子,就她了。”

“嗯……?啊???”

“立她为后。”

于是,他的皇后就这么被草率的决定了。

只是,他并不知道,那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皇上,您今晚要翻谁的牌子?”

“和平常一样吧。”

“皇上,今儿个您刚立后,怎么说也得到皇后那儿坐坐啊。”

“……行的吧,那便去皇后那吧。”

“好嘞。摆驾落尘宫!”


落尘宫并不大,而且位置很偏,在皇宫的最北边。他本要给箐嫔安排到最大的安乐宫,但被拒绝了,而且她自己提出了要住在落尘宫。

这间宫殿已经很久没人住过了,哪怕偶尔有婢女匆匆过院,也丝毫增添不了一丝生气。

“皇上今日,怎的突然想起要来臣妾这坐了?”皇后悠闲地端起茶盏,漫不经心地刮去茶沫子,抿了一口,又不满意的皱皱眉,把茶盏放下,再也没动过它。

晓星尘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也端起茶盏抿了一口。

这是上好的碧螺春,也无怪味,为何会皱眉呢?

“在这落尘宫,住得可还习惯?”

“老习惯咯,睡得安稳,吃的丰盛,怎么不习惯?”

“那便好……”

皇后撑着脑袋,打了个哈欠:“欸,你叫什么来着?”

“嗯……啊?”

“这就我们两个人,别搞那些条条框框的了,多变扭。
还是叫名字的舒服些。”

还好晓星尘是个好脾气的主,要换做是别人,早给她打死:“晓星尘。你呢?啊……我记得你的名字,你叫薛箐?”

“……”

她愣了愣,然后笑道:“对啊,薛箐。”

然后又打了个哈欠:“算了算了,刚才就当臣妾开了个玩笑吧。皇上若是没什么要紧事,就早些安歇吧。”


晓星尘睡不着,一点困意都没有的那种。

身后睡着个女人,而且睡得还不安稳,左翻右翻,谁能睡着?

话说他俩也就盖棉被纯聊天,啊不对,聊天都没聊。这薛箐的脑袋一碰到枕头就睡着了,还真不知道她是这么做到的。

晓星尘闭上眼睛,强迫自己进入睡眠。

在他半梦半醒时,感觉旁边的人好像起了身,撑着脑袋看了他一会,然后轻轻笑了一声。

听着他窸窸窣窣的下了床,站在门口,好似在等什么人。

晓星尘也睡不着了,半眯着眼向他看去。

只见一男子推门而入,那人带了个帽子,眉间一点朱砂,着一袭黑衣,黑衣上绣着一朵名为“金星雪浪”的牡丹。

晓星尘认出了那男子,他是金家的人,右相金光瑶。

金光瑶竟然来找薛箐!

这是什么?!私通吗?!!当着他的面?!!!

晓星尘沉住气,继续装睡,仔细听着他们的交流。


“成美,这些日子真是辛苦你了。”

“啧,倒也知道辛苦劳资了啊?”

晓星尘懵了,薛箐这个声音,完全不一样。

之前明明还是姑娘的声音,一转眼就变成了少年声。

他的声音明朗,带着些磁性,似罂粟般,令人沉迷。

“这女装穿得可憋死了,要不是因为你,我还会来这皇
宫?竟然还当了皇后!这下好了,怎么脱身?”

“唉,本来只是想让你来替我打探打探,谁想到你竟然就这么当上了皇后?人算不如天算啊。”

“算了。你这样也好,有权利,也能多打探点消息。我先走了,千万不要被他发现。”

“行行行,赶紧滚。”


薛箐转身,看向了晓星尘,然后露出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

晓星尘连忙闭上眼睛,装作睡得很熟的样子。

一个冰冷的事物贴上了他的脖子。

“皇上,既然醒了,不如就起吧,还装什么呢?”

晓星尘一惊,呆了一会,然后慢慢睁开眼。

“说吧,皇上刚才都听到了些什么呢?”

“什……什么也没听到……”

“当真是什么都没听到?”薛箐把玩着手中的短刀,朝他邪邪一笑,“比如,我是男人?”

“…………薛箐,你潜入皇宫,与右相勾结,究竟有何目的?”

“噗,皇上真是好生可爱,这种时候都不会先担心一下自己的人身安全么?”薛箐在床边坐下,挑起晓星尘的下巴,“晓星尘,我突然不想杀你了。”

“皇上,我就如实和您说了吧。”他慢悠悠的从衣袋里翻出两颗糖,一颗放进自己嘴里,拿着另外一颗塞进了晓星尘的嘴里。

“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薛洋,薛箐是我那便宜妹妹的名字。本来小矮子是要安排她入宫的,但那小瞎子说什么也不肯,便只好让我扮作女人入宫替他打探情报。”

“你们……想打探些什么?”

“那小矮子呀……想当皇帝。”他歪着头,笑得人畜无
害,“他待我也有几分薄恩,四舍五入一下,我们也算是朋友了,事成后也有我的好处,所以我便帮了他吖~”

“你……!”

“晓星尘,你应该感谢我。原本的计划是杀了你,再抬举小矮子上位。我看你挺顺眼的,只要不妨碍我的行动,我就留你一条命。”

“你凭什么认为我一定会帮你?”

薛洋翻身下榻,打开门走了出去,然后回头微笑:“皇上,我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吃了我的糖,就是我的人。皇上您今日吃了,那可就是我的共犯了呀。”

评论(37)

热度(4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