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薛晓沙雕文】邪魅皇后俊俏帝(下)【有车?】

*是 @零。。。天 的点梗下篇!会有车???

*依然是那个沙雕文!

*ooc贯穿全文🌚因为时间关系所以发展进度快得惊人,文笔贼渣,天雷滚滚请注意
*评论如果翻车,想看私聊我要链接或者到我主页找图片,会发出来。
————————————————————

“皇上,要上早朝了哦~”

晓星尘大早上的被旁边这个人吓醒,睡了一觉,他还是不能接受自家皇后是男的这个现实。

薛洋半眯着眼,笑盈盈地看着睡眼松惺的晓星尘:“皇上,昨儿个的约定,可不能忘咯~”

晓星尘脚下一个趔趄,被薛洋扶了一把。

嘴里残留的甜味时时刻刻提醒着自己,昨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不是梦。

“你……”

“皇上莫不是想反悔?”薛洋立刻作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皇上您昨晚对臣妾都干了什么?您怎么能下床就不认人呢?”

…………

到底是谁对谁干什么……

最近几天,大臣们的心情都出奇的好。

听闻皇上天天晚上都往皇后的落尘宫跑。

皇家不会断后的了啊啊啊啊,先皇的在天之灵可以安息了。

对于晓星尘这种行为,大臣们表示欣慰。

都不知道给皇上选了多少个女人,他看都不看一下,他们差点就以为陛下有龙阳之好。

幸好,幸好。

大臣那边是高兴了,晓星尘这可好。

他恨不得一巴掌扇死自己,那天为什么要听小叶子的去落尘宫。

本想着要不要找个月黑风高夜把薛洋除掉,然后惊喜的发现,以薛洋的功夫,当个将军都不为过。

啊哈哈哈……打不过打不过,惹不起惹不起…………



“皇上,想什么呢?”

薛洋撑着脑袋歪头看他。

“没事……”晓星尘心虚的端起茶盏喝了一口,“别老看着朕……都是男人,你不变扭么?”

“不变扭吖~您长得这么好看,还不让人看了?”薛洋笑着,又摸出两颗糖,“来,张嘴。”

晓星尘自知敌不过他,乖乖的把嘴张开,任由薛洋将糖塞进去。

“话说,你们宫里人都喜欢喝茶嘛?”薛洋漫不经心的看着窗外,手里端着自己的茶水,“这玩意这么苦,有什么好喝的。”

“对爱吃甜食的人来说,可能确是苦了些。你若是喝不惯,那朕便让他们把送来落尘宫的茶叶换成牛乳罢。”

“现在能换嘛?”一说到甜食,薛洋的眼睛就亮晶晶的,就像一条摇着尾巴的小狼狗。

晓星尘不禁失笑:“落尘宫的人都被你遣走了,你要怎么换?明天来,睡觉吧。”





晓星尘依然成功的没睡着。

他转身看着旁边人,轻轻唤了一声:“薛洋?”

那人没应,看样子是睡着了。

晓星尘被薛洋的睡颜吸引了。

睡着的他并无醒时的锐气,看上去乖多了,也很安静。

之前那天晚上翻来覆去,只不过是失眠罢。

晓星尘忽然觉得,维持现在这样,其实也不错。

薛洋嘴上说着什么,若是不帮忙,便照原计划除掉他。

其实他们俩之间的相处,和平的很。

他爱吃甜的,晓星尘便让御膳房做比平常多一倍的甜食送去落尘宫。

薛洋爱看晓星尘笑,他心情好时,就会变着法子逗晓星尘开心。

倒像是真恩爱的夫妻一般。

晓星尘甚至有时候会想,如果他主动让位给金光瑶,那他们是不是能一直这样相处下去?

“……皇上,您盯我看好久了…………”

薛洋无奈的声音让晓星尘回了神。

“怎么?失眠嘛?”薛洋的声音听起来懒懒的,甚至有些奶声奶气,看样子也是被晓星尘刚才叫醒了,但还是很困。

薛洋的眼睛没有睁开,用手摸索着,按着晓星尘的头把他揽到怀里,把脸埋在他的发间:“就这样吧,早点睡,晚安。”

晓星尘的脸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平稳的呼吸,突然意识到两人现在是什么姿势,脸“唰”的一下就红到了耳根子。

“你……”他试着挣脱薛洋的怀抱,却发现薛洋的臂力竟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大概是嫌怀中人睡得不安慰,抱紧他的双臂又紧了紧,脸还在他头发上又蹭了几下。

真的像一只小狼狗一样……

可能是被这样抱着也挺舒服的,晓星尘意外的没有再失眠,很快的睡过去了。



第二天早上,又难得比晓星尘起的早的薛洋发现,两人竟是以互相拥抱的姿势入眠。

他笑了笑,在怀中人的脊背上摸了几下:“皇上,该起床了。”

“唔?”感受到说话时胸膛的震动,晓星尘慢慢睁开了眼。

他睡眼松惺,因为被薛洋捂了一个晚上,脸微微发热,有些粉红,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般轻轻颤了颤。

薛洋不禁咽了口唾沫:“皇上,您这可是在引人犯罪啊~”

晓星尘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感到有些无奈:“薛洋,你和朕只不过空有夫妻之名,并无夫妻之实。况且朕与你都无断袖之癖,这种话不能乱讲。”

“好好~皇上您去上早朝吧,留臣妾一人独守空房好了。”

“……薛洋…………”

薛洋目送晓星尘走出落尘宫,又返回了内殿。

“小矮子,现在就我们俩,别躲躲藏藏了。”

金光瑶从内殿院子的树后走出,两条好看的眉毛紧紧的皱在一起:“成美,别玩过了,把握分寸。”

“嗯。”薛洋满不在乎,随手在桌上拿了块桂花糕掂了掂,咬了一口。

甜味伴着丝丝桂花香在嘴里飘散开,薛洋嚼着嚼着,突然开口:“小矮子。”

“嗯?”

“如果你帮金光善那老种马上位了,晓星尘没有阻拦,能放过他么?”

“……成美,干我们这种事的人,不能手软,更不能心软。你了解他么?就和他睡了几个晚上,就因为他给你的一点好处,你就心软了?”

“我没有!”

“那你为什么要袒护他?!薛洋!你只是和他上过床,又没有上了他!醒醒吧!为了一点好处就想对他网开一面!你……”

“那如果……”薛洋打断了金光瑶的话,“那如果我真的上了他呢?”

金光瑶一愣,竟突然无言以对。

许久,他终于憋出了一句话。

“薛成美,我们还是离远点的好吧…………”






“皇上~”

“你……!”晓星尘一进门就被人扑着按倒在了床上,“你这是做什么?”

“没怎么,增进一下皇上与臣妾之间的感情吖~”薛洋把脸埋在身下人的颈窝,毛绒绒的脑袋不断的蹭着晓星尘的脖子。

晓星尘轻轻推了一下他:“别闹……”

“唔……好吧,”薛洋嘴上这么说着,但只是停下了乱蹭的脑袋,“皇上,今天说好带给臣妾的情报呢?”

“……最近没有什么朝政大事,你要朕如何与你说?”






(链接见评论或主页找图片)






晓星尘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

“皇上,吃点东西么?”

薛洋笑盈盈的站在床边。

“朕……我怎么现在才醒?”

“看您昨晚太累了,没忍心叫您起床。”

“诶?那早朝……”

“臣妾说了,皇上身体欠安,今日不上早朝。”

“那些大臣……同意了?”

“嗯。”

可不?众臣巴不得让晓星尘多在薛洋那粘一会,要是能搞个小阿哥小格格什么都就更好了。

“你先吃着,我还有事。”经过昨晚,两人熟络不少,薛洋也懒得再假惺惺的用敬语了。

他把饭菜和碗筷都放在桌上,又把晓星尘的龙袍放在枕头旁:“听说第一次后都会不舒服,起不来就别逞强。吻痕我帮你用白粉遮住了,有什么不适就叫小叶子。”

不知是不是晓星尘的错觉,总觉得今日的薛洋无比温柔体贴。

这边晓星尘的心情愉快,而那边薛洋的心情可就没这么美妙了。

“成美,金光善,打算率军攻打皇城,强行篡位。你怎么办?”

“啧……不是说好……”

“成美,你又不是不知道他。”

气氛跌到了冰点。

“他说,给你两个选择。”金光瑶注视着眉头紧锁的薛洋,将金光善的话一字不漏的转达:“一,你自己了结他。二,让我们来下手。”

“成美,如果你选二的话,晓星尘要吃的苦头,可能比你想象的要多。”

金光善一生风流,且男女不忌,据说他还有些特殊癖好。

当今圣上晓星尘,有着令见过他的女子都为之疯狂的脸。

若是晓星尘落到那金光善手里,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薛洋咬着下唇:“那我就——”

“不要想着带他逃跑。”金光瑶冷眼看着他,“你真的认为金光善会放过你们?”

“金光善后日午夜攻打皇城,成美,好自为之。”





薛洋在外面待到很晚才回到落尘宫。

他甚至都不知道该用何种表情面对晓星尘。

“怎么了?阿洋?”

迎上晓星尘柔情似水的目光,薛洋不禁鼻子一酸。

“皇上……”

他扑到晓星尘怀里,把头埋在他胸前撒娇。

“怎么了?”

薛洋不回答。

就这么抱了好一会,薛洋次用极小极小的声音轻轻问道:“你会恨我么?”

“什么?”

“没事……”薛洋抬头邪笑,露出了他那象征性的小虎牙,“我在想,今天晚上要用什么姿势呢?”

“阿洋!”

又是一阵翻云覆雨。

清洁完后,薛洋将晓星尘抱上床,替他细细盖好被子。

借着月光,薛洋慢慢抚上晓星尘的脸颊。

他的眉,他的眼,他的鼻子,他的红唇,薛洋都用手指一点一点细细描过。

他薛洋一生,好不容易喜欢上这么一个人。



“成美!”金光瑶气喘吁吁的跑进落尘宫。

“小瞎子,是见鬼了还是怎么的?跑这么快,渴不?喝点水吧。”薛洋没有在意他,递了个茶杯过去,整个人看起来魂不守舍。

“你还有心情开玩笑啊?”金光瑶皱起眉,“晓星尘被金光善掳走了。”

“你说什么?!”薛洋把杯子摔到地下,拎起金光瑶的衣领,“不是说明天晚上吗?!”

“我哪知道?!”

“不行……不行……”薛洋放开金光瑶,“我要去救他………”

“成美,你……!”

薛洋转头瞪了他一眼:“他在哪?”

金光瑶自知拦不住他了,叹了口气:“金光善改了计划,今晚攻城。晓星尘被他放在了一座荒山中,他在那里有一间秘密监狱,现在从皇城到那里,快马加鞭也得晚上才可到达。”

金光瑶吹了声口哨,一只白鸽飞来,停在了他的手上:“让恨生给你带路吧。”

薛洋也没说什么 揪起那鸽子的翅膀就往后跑。

金光瑶在后面摇了摇头。

“成美,祝你好运。”





薛洋找到晓星尘时,已经落日很久了。

晓星尘无力的靠在墙上,衣服破烂不堪,身上带着鞭痕和血迹。

他的头发凌乱地散下,发丝稍稍遮挡了一下他的脸。

而晓星尘的双眼禁闭,脸上也挂着血。

薛洋走去,伸手向碰一碰晓星尘的脸,手却抖个不停。

“…………晓星尘……?”

他自己也听出了声音中的颤抖和害怕。

他抚上晓星尘的脸颊,温柔的擦去他脸上的血。

“晓星尘……?你醒一醒啊……晓星尘!”

“阿……阿洋?”

晓星尘不太确定面前人究竟是谁,试探性的叫出了薛洋的名字。

“你……”

薛洋的瞳孔微缩。

金光善竟然还戳瞎了晓星尘的眼睛!

他戳瞎了,那双明若星辰,柔情似水的双眼!

“你…………”

“薛洋,你果然还是来了。”

金光善的声音从身后响起。

“来吧,你亲手了结了他,我们都少点麻烦,我能留你性命,你也能继续做我兰陵金氏的首席刺客,如何?”

“我不!”薛洋咬着牙,看着金光善的目光无比狠毒。

“那可没办法了。”金光善一声令下:“绑了!”

金光善的打手和随从接二连三的团团围住薛洋。

而薛洋也不是吃素的,硬是和那几十个人打了起来。

双方不分上下,这时,不知从何处飞来的飞镖正中薛洋的左腿,金光善的打手见有可乘之机,便将薛洋制服于地。


“你真的不打算自己动手?”金光善挂着那伪善的嘴里,笑得一脸温和 “你若不自己来,那我变动手了。”

“挖去他的双眼,拔了他的舌头,砍去他的四肢,放进瓦…………”

“阿洋。”

金光善话还没说完,便被晓星尘打断了。

“杀了我吧。”

“晓星尘,你!”

“杀了我!”

金光善微微一笑:“薛洋,我等你的好消息。”

金光善一行人出了地牢,就留晓星尘和薛洋两人。

晓星尘摸索着,抓住薛洋的手放到自己脖子上:“杀了我。”

“我……”

晓星尘突然猛拽薛洋,薛洋向前倾去,正好吻到晓星尘的唇。

晓星尘似安抚着他一般:“杀了我吧……这样我才能解脱啊,阿洋。我若活着,我们两都不会有好下场。阿洋 杀了我……杀了我…………”

薛洋的眼中泛起泪花,晓星尘的手引着薛洋慢慢将手指收紧。

“晓星尘,你恨我吗?”

“不会,永远不会。”

薛洋流着泪,感受着所爱之人的生命在手中渐渐消逝。

他不知道抱着晓星尘在地牢里坐了多久。

直到怀中的尸体冰冷,他才想起要离开。







“诶?你听说了吗?那大将军金光善前几日竟想夺位呢!”

“啊?真的啊!”

“是啊,唉!听说皇帝殿下都被他害死啦!不对,现在应该叫先帝了。”

“先帝不是没有子嗣吗?现在谁在位?金光善?”

“当然不是。据说那天晚上,有个黑衣少年,将金光善的行动计划告诉了蓝,江,聂三大家族和御林军,四大实力联手将那金光善杀了呢!听说先帝没有过想要子嗣的念头,几年前便为自己立下了遗嘱,若是驾崩便让位给好友宋子琛。”

“你知道吗?还有个更邪门的事。”

“什么啊?”

“听说,当今皇上带领军队去那地牢寻找好友尸体时,什么都没找到!”

“啊?怎么会这样?”

“不知道。唉,反正也都是他们贵族的事,咱们也别管这么多了吧,散了散了,都散了。”








“晓星尘,你说我们两个要去哪呢?”

“嗯……要不找个没人的地方定居了吧。”

“就两个人生活。”

“我会守着你。”

“再也不分开了。”

评论(26)

热度(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