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忘羡】夢(刀子,有刀子)

*突然来的脑洞,如果魏无羡发现这只是一场梦怎么样。

*ooc预警(说实话没打草稿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反正打上就行了。)

*魏无羡射日之征后没有到处作妖,也没有去血洗不夜天。所以和江家的关系还是好的,温情还是活着的。
——————————————

“魏无羡!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起不起来?!”

魏无羡烦躁地睁开眼,看见站在床边的江澄。

“卧槽!江晚吟你怎么在这里?!”

“我再不来叫你,午膳的时候你说不定都起不来了!”

魏无羡环顾四周,这是……莲花坞?!!!

他记得,他应该是在云深不知处的静室和蓝湛在一起啊?

“傻了?”江澄拿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见他没反应,“赶紧起啊!不然等会娘又要生气了,别忘了,今天是去姑苏求学的日子,等会就要出发的。”

待江澄走后,魏无羡爬了起来,连鞋都来不及穿就跑到房间的铜镜前。

镜中的自己,头发乱糟糟的,衣冠不整,至于脸……

明显是一副十六七岁少年的模样。

这什么情况?是他穿越了还是他穿越了?

魏无羡使劲捏了一下自己的脸。

卧槽好痛!

不是梦?

那之前的事是什么?

到姑苏求学,认识蓝忘机,一起除水患,射日之征,血洗不夜天,乱葬岗上被反噬,然后又被强行献舍,再遇上蓝忘机,一起找聂明玦的尸体,在义城一起欺负薛洋那个小流氓……一起经过了种种之后成为道侣…………

这些都是什么?

还是说……

这些才是梦?

这…………

魏无羡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

今天……刚才江澄说,今天是去姑苏求学的日子,那……如果去了姑苏,见到了蓝湛,就知道了吧?这……不是梦吧?

魏无羡抱着最后一点希望,整理了一下自己,然后走出了房间。







姑苏·云深不知处;

“啊……那蓝老头好啰嗦啊……”魏无羡斜靠着江澄,做出一副快窒息的样子。

“哼,再啰嗦,你有听进去吗?”江澄嫌弃地推开他。

魏无羡邪笑:“今天来的时候,路过那酒家,据说姑苏天子笑乃佳酿。晚上一起去买一坛吗?”

“云深不知处是有宵禁的,你怎么走?不怕被打?”

“哎呀……我就是想尝尝嘛……天子笑,云梦可没有。”

“得了,你还是省省吧。”

魏无羡看着江澄远去的背影,没有接话。

如果不出去买天子笑,怎么能遇到蓝湛呢?





夜已经深了,蓝家有宵禁,所以并没有什么人在屋外走动。

魏无羡提着两坛天子笑,跳上了屋顶。

他朝着屋顶下面看去,并没有发现自己期待的白色身影。

会不会是他来早了?

魏无羡一撩衣袍,就地坐下,两坛天子笑放在他身边。

就在这等着,一定能等到。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眼瞅就要天亮了,蓝忘机还没出现。

魏无羡打了个哈欠。

是他记错了吗?不是今天晚上?

魏无羡抱起两坛天子笑,一饮而尽。

你今天不来?

哼,好啊,那我每天都在这等!

于是,每天晚上魏无羡都是偷偷地翻出去,买两坛天子笑,然后再偷偷地翻回来。

只为了遇见蓝忘机。








那天,他和江澄走在一起,遇到了准备出去的蓝曦臣。

“泽芜君。”

两人拱手作礼。

“云梦魏无羡。”

“云梦江晚吟。”

蓝曦臣还礼。

“泽芜君可是要出去?”魏无羡见蓝曦臣身边没有蓝忘机,便往他身后张望。

“是,彩衣镇出现了水患,我准备去除。魏公子可是在寻人?”

“是啊。不知……含光君此行可是与您同去;”

“含……含光君?”蓝曦臣皱了皱眉,一脸疑惑,“不知魏公子口中的含光君是?”

“就是蓝湛啊!蓝忘机!你的亲生弟弟!”魏无羡瞪大了眼,蓝曦臣怎么可能会不记得他的亲生弟弟呢?

“弟弟?”蓝曦臣仍是一脸疑惑,“魏公子是记错了吧?我并没有亲生弟弟啊,魏公子可是说我的义弟阿瑶?”

魏无羡喃喃道:“不可能……不可能…………”

江澄皱眉拍了拍他:“什么不可能?我也从未听过什么含光君。泽芜君是独生子,并没有亲生兄弟,只有义兄和义弟,你到底在说什么?”

江澄有转头对蓝曦臣说道:“泽芜君,见笑了,他脑子有问题,不用在意。不知我们可否与您同行?云梦水患横行,我们也有经验。”

“这……好吧。”

然而魏无羡却没了兴趣。

他脑子里只有五个字:

蓝湛不存在

之前的一切,都是梦……

平日里极爱凑热闹的他,这次破天荒的没有跟着去。

这天晚上,他照例买了两坛天子笑,翻上墙头。与平常不同的是,他已经在店家喝了很多了。

他坐在墙头,两坛天子笑放在身边。

他没有喝,只是对着夜空发呆。

一直到东边出现了一抹红色。

他终于打开坛子上封着的纸,再次一饮而尽。

魏无羡勾起嘴角。

“蓝湛啊蓝湛,你这么狠心,就把我一个人丢下吗?”





相传,射日之征后,夷陵老祖魏无羡隐居山林,谁都不见。

他时常派走尸下山,他们不害人,甚至主动去寻找出来夜猎的仙家队伍。

听领队的鬼将军温宁说,夷陵老祖一直派他们寻找着一个人。

那人长发飘飘,头绑抹额,一袭白衣,淡色的眼眸,时常板着脸,背着一架古琴与一柄剑。

那人名为蓝忘机。




“姐姐,你可见过一名白衣少年?背着一架古琴与一柄仙剑,板着一张脸,长得很俊。”

“抱歉啦小郎君,我没有见过。”

黑衣少年提着两坛天子笑,回了乱葬岗。

他坐在屋顶,看着月朗星稀的夜空。

转头望去,好像看到了他心心念念的白衣少年。

“你身边是什么?”

泪突然止不住了。

“天子笑,分你一坛,你不能当做没看见我。”






温情向江家传来魏无羡的死讯。

天亮的时候,她是在屋顶找到魏无羡的。

魏无羡是被反噬的,但他的尸体还在。

温情清楚得看到,他的嘴角挂着微笑。





“蓝湛蓝湛,你把绳子牵一牵呗~”

“为何?”

“哎呀,赏个脸,牵一牵嘛~”

“好。”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