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双兰】和亲,大概就是让两边停战的最好方法

*是点梗! @白亓先生的点梗!
*没有铠兰,没有铠兰,也没有铠喜欢木兰的设定,铠说的一切只是出于对木兰的关心,而且我站铠约,不接受请点击右上角(虽然文里面没有写铠约的片段)
*同人,与历史无关。
————————————

“队长,上面命令我们在七天之内捉拿西域反党。”

“嗯,我知道了。”花木兰坐在城墙上,一边听着铠的汇报,仰望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唐和西域不和,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了,长城守卫军一直驻守长城,以免西域反党突然发难。

西域皇子高长恭是鲜少能和她势均力敌的人之一,他们的每次决斗都打成平手。

“今晚我来守夜,你们去休息吧。”

“是。”

可能本着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的道理,花木兰和高长恭好像都知道对方的心思。

下一招她会出什么,他什么时候会来“拜访”长城。

两人总是猜的出来。

但又有多少人知道,其实花队长和那西域皇子高长恭,能算是关系不错的死党。

早在三年前,他们就相识了。

听说最初,两人相识,是因为争一坛木兰酒。

“花队长这是在等我?”

富有磁性的男声从身后传来,但长城上只看见花木兰一人。 她抓起一旁的短剑,朝身后挥去。

身后之人朝旁边躲开,现了身形,他轻笑一声:“好久不见,花队长依然如此主动呢。”

“啧,滚!”花木兰咬着牙,拼命把自己想骂脏话的欲望憋了回去。

“好了,”兰陵王抓住她的手腕,“意思意思得了,反正你又不是真的想杀我。”

花木兰叹了口气:“他们还没睡着,来早了。”

兰陵王在她身边坐下,拎起两坛木兰酒:“喝吗?”

花木兰没有说话,只是默默拿起一坛酒打开。

“这次的任务……玄策和你……说了吧?”花木兰无意识地抓紧了酒坛,指尖发白,眉头皱在了一起。

“什么啊,你是在担心我?”兰陵王虽然带着面具,但是花木兰依然知道,他笑了,难得一见的笑了。

“没有……”

“口是心非。”

两人沉默了一会。

“呐,高长恭,你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两边和解?”

“这么打下去,也没什么意义吧?”她喝了一口酒,咬着嘴唇,“不如乘早和解……”

“不可能。”  兰陵王垂着眼帘,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千百年来,有多少妄想结束战争的人?   他们最后的下场又是什么样的?   战争,只有一方胜利才会停止,你就别想了。”

兰陵王揉了揉花木兰的头发:“好了,我要走了,今天就不和你打了,睡觉吧,别熬夜,对身体不好。晚安。”

“高长恭……”花木兰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幕中,竟突然觉得有些凄凉和孤独。

“队长。”

花木兰警觉地回头,见来人是铠,便放下了手中握着的剑。

“虽然我知道你们关系不错,但是……”铠的半边脸埋在阴影中,脸上的表情看不真切,“国家和朋友,还是要从中选一个的。”

“嗯……我知道了……”

“队长,还是我来守夜吧,前天就是你受的,今天该轮到我了。”

“那个……还是我来吧……”她突然提出要守夜只不过是因为高长恭今晚要来而已,如果突然又不守了,有点……

“队长。”铠拍了拍她的肩膀,脸上好像写着两个大字——“我懂”。

“行……”


“队长,今天就是最后一天了,我们还没抓到西域反党,上面会不会……”百里守约忧心忡忡的站在城墙边。

花木兰垂下眸子:“会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队长,你不会真的要抓住师父然后送到上面去吧?”百里玄策一脸惊讶。

“呼……你们在这等着,我马上回来。”

铠看着花木兰的背影,幽幽道:“看来队长这次是真的下定决心捉拿兰陵王了。”

“啊?那师父会被捉住吗?”

“他们这么久的交情,对彼此了解透彻,论谁输谁赢……还真说不准……大概又是平手?”

“如果平手的话,师父是不会被处决,但是队长是要接受惩罚的啊。”

于是,长城守卫军的各位内心忐忑地在城墙上默默等着自家队长归来。

本想着两人最多也就打个半天,天晓得为什么都晚上了还没回来。

连武则天都亲自来到了长城等候,却依然不见花木兰的身影。

“队……队长她不会……遭遇什么不测了吧?”百里玄策说话的声音都是颤抖的。毕竟就算两人关系再好,到底来说也是敌对势力,万一兰陵王真的失手……


不知过了多久,在武则天准备走的时候,两人的身影终于出现在了夜色中。

花木兰抓着兰陵王的手腕,而兰陵王一脸的……害羞???

What?害羞什么鬼???

“陛下。”花木兰对武则天行礼。

一边的狄仁杰和李元芳正准备拷住兰陵王,却被花木兰阻止了。

“花将军,你这是什么意思?”武则天皱眉。

“陛下,臣找到了更好的办法,能让两边停战和解。”

“哦?你且说说。”

“和亲。”

空气突然安静。

花木兰松开了兰陵王的手。

兰陵王清了清嗓子:“明日我会来下聘。”

“这倒是个可行的办法。”武则天若有所思,“你想迎娶谁?”

兰陵王微微一笑:“长城守卫军队长,花木兰。”


早在那天,在这个女子与他争酒时,他就注意到了她。

他还是西域皇子,没有人敢和他争什么东西。

记得那天他输了,回去后,他暗自下定决心,一定要打败她。

结果每次都是他败。

这次,他败得心甘情愿。

因为花木兰赢得了他的心,而他虽然输了,好歹也还有安慰奖。

与她一生相守,和她的爱。

评论(6)

热度(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