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花怜】醋池鬼王在线赌气

*是点梗! 姽婳小可爱你的点梗到了请签收!
*等我知道了链接要怎么弄我就把车补回来qwq
*其实一开始是想写五百二十盏长明灯,但是好像有点太少了,所以改成五千二百盏。怜怜现在依然不知道这个数字象征着啥🌚
——————————————

“谢谢你了,太子殿下。”权一真十分真诚的鞠了个躬。

“没事没事,你好好帮他养魂吧。”谢怜笑着摆摆手。

这几天他一直在帮助权一真为引玉养魂,想来,这魂也安养得差不多了,有了躯体就能复活。

谢怜心情颇好,漫步在鬼市的街上,哼着小曲,连步子都轻快了许多。

“大伯公!早上好!”  “大伯公,新鲜的猪肉来一块吗?”  “大伯公吃早饭了吗?要不要喝点粥?”

“不用不用,三郎还在等着我呢~”谢怜心情好,看着这堆奇形怪状的东西,都觉得比平时眉清目秀了许多。

“感觉大伯公今天心情很好吖~”一个女鬼捂嘴偷笑,神神秘秘地递给谢怜一个小小的白瓷瓶,“这个送给大伯公。”

“这是……?”

“哼哼~一件好东西~相信您和城主都会喜欢的~”

谢怜莫名其妙的揣着个非常小的瓶子回到了千灯观。

“哥哥回来了啊。”花城头也没抬,只是问候一声,练字的笔都没停一下。

“三郎练的怎么样了?我看看?”谢怜笑着迎上去,并没有注意到花城的反常。

“不行。”花城突然拿起了那张纸,对折一下,藏在身后。

谢怜的手僵在半空中,有些尴尬:“为什么?”

“没练好。”

“没关系的,我看看。”

“不行就是不行。”

看着花城一脸抗拒,谢怜只当他是没练好字,对他自己发起了脾气。

“那算啦,三郎吃了早餐吗?要不我来做吧,你想吃……”

“我吃过了。”

“诶?”

吃过了?这样吗?

“那……那好吧……我先……我先走了,上天庭还有点事我去处理一下……那个……今晚可能不回来了…………我……我走了……”谢怜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等他回过神,他已经站在了仙京的大街上。

“太子殿下?太子殿下?”风信拿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啊……啊?怎么了?”

“太子殿下,你已经在这站了一刻钟了。”

“……一刻钟?”

“对啊,你来仙京有什么事情吗?”

“啊……不是……那个……我…我想回仙京的太子殿住了,那个……你不用管我……”谢怜垂眸,准备回殿。

“诶?怎么突然要回来?那血雨探花可是欺负你了?”慕情从一旁路过,听到了两人的对话,慢慢走来。

“也不是……三郎一直对我很好……我……我就是自己突然想回来了……那个……我……我先走了。”谢怜慌慌张张的走了,好似逃跑一般。

“他这是干嘛?”    “谁知道呢。”



谢怜倒在床上,脸埋进了枕头里。

他回想起今天花城对他的态度,好像不冷不热的……

三郎不会……不喜欢他了吧?是他太烦人了吗?可是……可是…………

谢怜觉得肯定是自己的问题,心里把自己骂了几千遍。

不行,要去和三郎谈一谈……

他坐起身,袖中突然滑出什么东西。

谢怜拿起一看,原来是鬼市里那只女鬼给的白瓷小瓶。

“这到底是什么啊……”谢怜嘴里嘀咕着,把小瓶拿在手中翻看。

好奇心作祟,他拔掉了封住瓶口的软木塞,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飘了出来。

谢怜问了问,只觉得忽然全身燥热。

这小瓶中竟装着的是这种东西!

而且似乎是极烈的药,只是闻一闻就感觉燥热难忍。

谢怜红了脸,连忙将软木塞紧紧塞回去。拿着手中的白瓷小瓶,竟一时不知该怎么办。

“太子殿下。”灵文走进来,轻轻叫了一声,“明日是中秋宴,我刚想下去找你,没想到你竟然回来了。”

“中秋宴吗……好,我知道了,我会去的。”

明日中秋宴,他当然要去看看。如果花城真的不喜欢他了,应该是不会给他升长明灯的。

许多年来,中秋宴往往是最热闹的,今年也不例外。

“诶?你觉得今年斗灯谁能夺魁?”   “那还用说?当然是谢怜啊,血雨探花可是年年给他升三千盏明灯呢。”

谢怜听着一边神官们聊天,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太子殿下,今日夺魁的肯定是你,都没什么悬念了。”风信在一旁调侃,谢怜和当年的君吾一样,稳坐第一雷打不动,大家也就都默默自动忽略。

毕竟,就算花城每年升起灯的数量不变,他们也赶不上。

那可是三千盏长明灯啊,连君吾都信徒都没有升过这么多,更别说其他人了。

“……”谢怜没有回话,只是低着头弱弱地玩弄着手中的酒杯。说实话,今年花城会不会给他升长明灯他心里还真没底。万一花城赌气或是真不爱他了……那…………

谢怜走神严重,等回神时,斗灯已经开始了。

今年和以往一样,领先的还是那么几个神官,大家对斗灯的热情早已不如从前。

当所有长明灯都升完后,众人才发现少了什么。

往年亮瞎眼的三千盏长明灯呢???

血雨探花今年竟然没给谢怜升灯???

谢怜的神色越来越黯淡。

果然,三郎不喜欢他了,三郎嫌弃他了……

正当众人惊讶之时,突然被眼前的一幕再次亮瞎眼。

“千灯观,太子殿,五千二百盏。”

五千二百盏!

众人倒吸一口冷气。

敢情刚才没升是因为有更多的啊?

这特么一多就多出两千两百盏灯?!

这血雨探花真是嚣(chong)张(qi)至(kuang)极(mo)

谢怜看着闪瞎眼的灯流,自己也愣住了,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太子殿的。



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太多,谢怜果断选择洗个澡睡个觉冷静一下。

当他的脚刚迈入浴池,才猛然发现,浴池的另一边还坐着一个人。

“哥哥,你是打算以后都不回鬼市了吗?”花城挑挑眉,好似满脸写着“委屈”二字。

“那个……我…………”谢怜一时之间觉得有些不知所措。

“是三郎做错了什么,惹得哥哥不满了?”

“那个……”谢怜鼓起勇气,冒着死在床上(划掉)的风险,别憋在心底的话问了出来,“明明就是三郎……为什么突然对我这么冷淡……我……”

谁知花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原来是因为这个吗?”

花城慢慢走过去,抱住谢怜,把头埋在他的颈窝,有些不满的嘟哝:“明明是哥哥,天天跑去权一真那里……”

“三郎这可是……吃醋了?”

“嗯 。”

敢情搞半天不是他家三郎不喜欢他,而是他先让三郎吃醋了。

“好吧,三郎,是我的错。”

“那……哥哥可有想好要怎么补偿我?”

“诶?”

花城的手绕过谢怜,拿起谢怜身后刚脱下的白衣,从里面摸出一个东西。

要死不死的还是那个白瓷小瓶!

“我竟不知哥哥随身携带着这等物品……”花城轻笑一声。

“三……三郎…………”

“哥哥答应好的要补偿,不会出尔反尔吧?”

“诶诶?”

不是,他什么时候答应了???

花城漫不经心的打开瓶口的软木塞,把里面的液体都倒在了浴池里。

他附身,在谢怜耳边轻语:“三郎可是伤心的很,哥哥,你可得好好安慰安慰三郎。”




尽管还是下不了床,但谢怜依然莫名开心。

今天怜怜在被玩死的边缘试探了吗?
试探了,而且玩脱了。

评论(3)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