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曦瑶】桃花仙被小妖拐走怎么办?〔上〕

*是给 @小温侯 大大的生贺!可能晚了点
*温柔尔雅桃花仙 x 柔弱(划掉)腹黑牡丹妖
*会有后续的吧?
————————————

“最好喝的,当然是桃花酿啊。”

蓝曦臣第一次见到金光瑶,就对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天,他同一众仙僚下凡,为第二日王母娘娘的生日宴备酒。

说来也是麻烦,那王母娘娘喝腻了天庭的佳酿,偏偏要尝人家美酒,便差了他们几个经常偷偷下凡的花仙去买酒。

当然,蓝曦臣是被拉着去的。

“二哥哥,传闻姑苏名酿天子笑比天庭的酒还好喝,我们去买那个吧?”罂粟仙魏无羡笑的一脸灿烂,他是一行人中最爱喝酒的那个,同时也是下凡次数最多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就是他拉着蓝曦臣下凡的。

最近那魏无羡不知为何缠上了他的弟弟蓝忘机。

蓝曦臣随母亲,是桃花仙,蓝忘机随父亲,是月昙仙。

蓝忘机性子淡,对人都是爱理不理,但对这个魏无羡却是不一样。

虽然脸上一副很烦的样子,但其实心里不知道多高兴。

别人看不出,但蓝曦臣是看得出来的。

于是,他就陪了这个难得高兴一次的弟弟下凡买酒。

“你下来就下来,干嘛还要拉着我们?”曼陀罗仙江澄皱着眉,没好气的走着,“让蓝忘机陪你去就行了啊。”

“嘿嘿,难得光明正大下一次凡,当然人多才热闹。谁说我们买完酒就得回去?当然是先喝够了再走啊!……欸?这到哪了?”

“兰陵。”一边的牡丹仙白了魏无羡一眼,他名叫金子轩,兰陵盛产一种名为“金星雪浪”的牡丹,金子轩的真身也是那品种的,所以这地方他最熟悉。

“那随便找个酒家坐坐吧,……那家就不错!走了!”

于是,他们一进去就听见了那句话。

蓝曦臣不由的把目光投向那处。

那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披着金色的袍子,袍子上用银色的丝线绣了一朵精致的牡丹。

最引人注目的,是眉心那点血红的朱砂痣。

“子轩兄,那人的穿着和你十分相似啊。”魏无羡也看着那个少年。

“金星雪浪,牡丹妖。”金子轩还未答话,一旁的蓝忘机也开了口。

“难怪呢,品种一样的。”魏无羡又笑着转头,“你们要喝什么酒啊?楼上开间厢房呗。”

蓝曦臣没有和他们一起上去,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少年。

少年好似感受到了他的目光,转头朝他笑了笑:“一起喝吗?”

也不知怎么回事,蓝曦臣竟真的迈开步子走了过去。

少年给他让了个位置:“你好啊,我叫金光瑶,这是我的朋友,薛成美。”

“成你妈!”一边的薛洋炸了毛,死死瞪着金光瑶。

“我叫蓝曦臣。”那位叫薛成美的,大概就是刚才和金光瑶争论哪种酒好喝的少年。

“唉,就是不知道那雪莲可否酿成酒。”薛洋撑着下巴,若有所思。

金光瑶无奈的摇头:“你想多了。”

“若是雪莲能酿酒,那铁定比你这桃花酿好喝。”

“不可能!”

“喏,刚好,你心心念念着桃花酿,找他要去,让他给你变几朵桃花,自己慢慢酿。”薛洋指着蓝曦臣对金光瑶说。

“?”蓝曦臣装作听不懂的样子。

薛洋冷笑:“你不是桃花仙吗?装什么装?”

蓝曦臣没有想到那个名为薛成美的少年修为竟然高到了能看穿他的伪装。

“成美!注意你的语气。”金光瑶嗔怪道,然后对蓝曦臣抱歉地笑笑,“他脾气不是很好,见丑了。我们俩只是想出来喝个酒,并未作祟,还请大人装作没有看见。先告辞了。”

金光瑶留了些银两放在桌上,然后匆匆忙忙拉着薛洋离开了酒家。

“曦臣哥哥,你怎么还不上来?”聂怀桑探出头看了看楼下的蓝曦臣。

“啊……我……我不喝酒,你们好好玩吧,我先回去了。”

不知为何,金光瑶仿佛拽着他的心,金光瑶一走,他便也待不下去了。

“你怎么还跟着我们?”薛洋有点不高兴,皱起眉,手慢慢放到了剑柄上,“挑事?还是想将我们抓了去?”

“不是,我……”蓝曦臣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跟着来,情急之下,他变出了一坛桃花酿,“刚才金公子不是说喜欢喝吗?我送他一坛。”

这个理由连蓝曦臣自己都觉得牵强地狠,谁知,金光瑶竟笑了出声。

“如此,便谢过蓝公子了。”

金光瑶的微笑在月光的照耀下显得各位温柔,犹如梦境,让蓝曦臣一时间失了神。

等他反应过来,金光瑶已经带着薛洋离开了。

街上飘着淡淡的牡丹香,蓝曦臣身前,放着一朵盛开的金星雪浪。

他弯腰捡起,攥在手中。

他的心中,在此刻,也有一朵金星雪浪,缓缓盛开着。

评论(9)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