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雕你雪汐,拖稿话还多

过度洋吹

【曦瑶】桃花仙被小妖拐走怎么办?〔下〕

*是给 @小温侯 大大的生贺下篇!拖文严重,文笔辣鸡,大大不要嫌弃我啊qwq
*温柔尔雅桃花仙 x 腹黑牡丹妖
*宋道长不是红玫瑰,是黑的,黑的!
————————————————

蓝曦臣再次听到金光瑶的名字,却是在天庭的大殿上。

“最近兰陵一带一直有小妖作祟,要赶快派人处理才是。”太上老君蓝启仁拿着卷轴,皱着眉,“作祟者是两只花妖,一只牡丹妖,一只彼岸妖。”

“曦臣,你带着雪莲仙,下去除了他们吧。”

牡丹妖?兰陵一带?

“叔父,请问,那牡丹妖和彼岸妖,叫什么名字?”

“牡丹妖名为金光瑶,彼岸妖名为薛洋。”

蓝曦臣和那雪莲仙晓星尘都怔住了。

他们怀着复杂的心情来到了兰陵。

“晓道长,你可知在哪里能找到他们?”蓝曦臣和晓星尘化身为两位道人,在兰陵的大街上漫无目地的闲逛。

“我……”晓星尘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才说了出来,“有糖的地方……”

“嗯?”

“薛洋他……喜欢吃糖…………”

晓星尘的脸色不太好,蓝曦臣这才想起来,晓星尘与那彼岸妖早就认识了。

传闻在十二年前,晓星尘与他的好友玫瑰仙宋子琛下凡试炼,那彼岸妖到处作祟,晓星尘便跨越三省去捉拿他。

谁知那薛洋死性不改,屠了宋子琛那时所在的观道,还弄瞎了宋子琛的一双眼睛。

晓星尘将他的眼睛换给了宋子琛,便隐居义城,期间救了一个白瞳少女和一个身负重伤的少年。

他眼盲,不知少年时薛洋假扮的。

薛洋与他度过三年,最终,宋子琛被他害死,晓星尘为此自刎。

薛洋不知为何,守着晓星尘的魂和尸体守了八年。

罂粟仙魏无羡和月昙仙蓝忘机路过,杀了薛洋,将宋子琛和晓星尘带回天庭复活。

只是不知,薛洋为何还活着。

想到这里,蓝曦臣不免感到奇怪,有机会报仇,难道晓星尘不开心吗?

蓝曦臣一路思索着,再回神,两人已站在金光瑶和薛洋面前。

“蓝公子。”金光瑶笑着打了个招呼,但当他看到蓝曦臣身后站着的晓星尘时,脸上的微笑突然僵住了,“………………晓道长……你好…………”

金光瑶这句话本意就是提醒还在买糖的薛洋,晓星尘来了。

薛洋听见了,连手中都糖掉了都没在意,转过头,在真正看见晓星尘的时候,连瞬间变得惨白:“道长……”

他站在原地愣了一会,然后转身逃跑。晓星尘也追了上去。

“金公子……”蓝曦臣看着金光瑶,眼神十分复杂。

金光瑶也毫不闪躲的与蓝曦臣对视:“蓝公子这次前来,是抓我们的吧?”

“…是……”

“也罢,”金光瑶叹了口气,“我也已经,没有什么执念了,跟你走又何妨?”





今天是金光瑶被带上天庭的第三天。

本来蓝启仁计划将金光瑶与薛洋一同经历天雷的“洗礼”,然后魂飞魄散。

谁知,三天了,雪莲仙晓星尘依然没有把那彼岸妖薛洋抓上来。

于是他不得不下令,提前铲除牡丹妖金光瑶。

蓝曦臣听到这个消息,差点没站稳。

他还以为蓝启仁会先教化金光瑶,然后重新让金光瑶投入轮回。

没想到……是直接处以极刑………

他赶去天牢,见金光瑶正坐在角落,低垂着头。

“金公子……”

金光瑶听见有人叫他,微微抬起头,苍白的脸上扯出一个无力的笑容:“蓝公子……”

蓝曦臣看着他这副模样,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能说出来。

“成美他……有被抓上来吗?”金光瑶先开了口。

“还没有。”

“那就好……真是希望他……永远不要再遇到晓星尘……”

“蓝公子……你能陪我聊会天吗?”

“当然……”

蓝曦臣打开牢门,走进去,在金光瑶的旁边坐下。

“蓝公子,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啊,也曾遇见过神仙啊………”

他的父亲,是牡丹仙,金光善。

众所周知,金光瑶是个风流人物,最爱的便是找女子寻欢作乐。

那些女子中,也包括金光瑶的母亲,孟瑶。

孟瑶是一只牡丹妖,被金光善看中。

于是,她生下了金光瑶。

说来也是不幸,金光瑶并未继承父亲的仙体,而是随母亲,成为一只妖。

他也一度怀疑自己存在的意义。

直到那天,他遇见了蓝曦臣。

桃林中,一袭白衣胜雪,黑发如墨,持白玉洞箫,在树下静静吹奏。

那是他见过最仙的人。

后来熟络了才知,他本就是桃花仙。

那时,世人皆传,武曲星君聂明玦,桃花仙蓝曦臣,与一只小小的牡丹妖结为义兄弟。

后来,聂明玦带着蓝曦臣返回天界。

后来,金光瑶再也没见过蓝曦臣。

后来,金光瑶突然爱上了桃花酿。

后来,他与蓝曦臣再见,但蓝曦臣早已不记得他。

后来,蓝曦臣亲手将他送上了天庭,关在天牢之中。

“桃花仙大人,时辰到了,该行刑了。”

当狱卒将金光瑶带走时,他回头和蓝曦臣笑了笑:“二哥,我从来没后悔喜欢桃花酿,也从来没后悔过喜欢你。”

刹那间,蓝曦臣觉得自己心都灰了。

他竟然现在才想起来。

要行刑的那个,是他的阿瑶。

那是他的孟瑶。

是他的小牡丹妖。

是他的意中人。

而他,却亲手将他送入刑场。



当天雷劈下来时,金光瑶闭上了眼,等着魂飞魄散的痛苦。

然而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来到。

他微微睁开眼,眼前一片雪白。

目光向上慢慢移去,看见了一张熟悉的脸。

金光瑶瞬间瞪大眼睛。

那是蓝曦臣。

他的二哥,在帮他挡天雷!

“阿瑶,”蓝曦臣咽下一口血,“你还没等我回答……”

“我也曾下凡找过你的……”

“你怎么不早点和我说……”

“阿瑶,我也喜欢你啊……”

“你愿意,和我一起下凡 做个凡人吗?”

最后一道天雷,和金光瑶的眼泪同时落下。

“傻二哥,我当然愿意啊。”


最好喝的,当然是桃花酿。

但比起桃花酿,他果然还是最喜欢那个如桃花酿般醉人的仙。

评论

热度(106)